<object id="1nutp"><rp id="1nutp"></rp></object>
        1. <td id="1nutp"><option id="1nutp"></option></td>
          ?
          中國微企網
          文身出現低齡化現象 危害巨大讓人身心受傷還將影響今后工作生活
          發布日期: 2021-08-04 14:56:01 來源: 每日商報

          在濱江龍湖天街一家名為“1001工作室”的文身店里,孫廣慶(化名)緊閉雙眼躺在診療椅上一聲不吭,一臺激光洗文身機的機頭正對著他左肩上的文身緩慢移動著,在洗文身機輕微的“嗡嗡”聲中,小小的房間里很快彌漫起一股蛋白質燒灼的氣味,對于孫廣慶來說,這不僅是一次洗文身,也是他為自己沖動而付出的代價。

          對于不滿18歲的孫廣慶來說,這樣的洗文身之旅自己還要經歷多次。他早就從為他提供免費文身清洗的工作人員處得知,自己的這一片文身需要經過十次以上的清除才能有明顯效果,但要徹底消除非常困難。

          7月16日,新華社刊發了名為《未成年人盲目跟風文身,危害幾何?該怎樣管?》的文章。文章內容顯示,近年來,文身社會流行度增加,并出現低齡化現象,未成年人文身問題引發社會關注。

          對于尚沒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未成年人來說,跟風文身正在成為難除的“牛皮癬”,給他們的人生蒙上了一層陰影,杭州一家三甲醫院皮膚科主任痛心疾首的表示,這種烙印很可能伴隨這些孩子的一生,對他們的肉體和精神產生不良影響。

          現在,未成年人文身這一社會現象已經引起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在杭州,西湖區檢察院未成年人檢察部門發出倡議,不為未成年人文身。在浙江嵊州,當地市檢察院發出了一份關于未成年人文身問題的檢察建議,推動了當地10余個相關部門落實文身行業規范管理。

          花言巧語

          社交軟件成吸引未成年人文身的平臺

          “這個圖案比較適合女孩子,趕快保存下來”“現在針對第一次文身的顧客,本店提供9折優惠”“愛ta就為ta文身”……在一個名為“杭州文身交流”的QQ群里,關于文身的討論從白天持續到黑夜。熱鬧的群氛圍讓西子(網名)非常滿意。8月1日,西子在QQ群里發送了第一段話:“我的好朋友在腳脖子上紋了一只黑天鵝,我也想紋一個差不多的。”

          西子的詢問立刻引來了群里文身店經營者的興趣,在多位經營者的詢問下,西子透露了自己的身份——一位17歲的女孩。“我從來沒有做過文身,有點怕疼,不知道是否可以打麻藥。”然而在西子自報身份后,群里的文身店經營者中并沒有人出言提醒文身的危害,更有多位經營者提供了數款天鵝造型的文身圖案,供西子挑選。

          類似于西子這樣對文身感興趣的未成年人并不在少數。在另一個名為“文身分享”的QQ群文件里名為“女孩專屬”“男孩專屬”的文件包赫然在列。“群里的這些素材大多是從文身師那里收集來的,其中不少款式是當下流行的青春風。”群管理員“愛尚文身”(網名)說。

          文身文化在未成年人之間的傳播遠不止QQ群這一途徑,西子坦言,自己就是通過在抖音搜索“杭州文身”這一關鍵詞找到的文身交流群。“我已經咨詢過多家文身店了,他們都告訴我,如果能自己提供圖案,文身費用可以優惠一些。”

          文身店愛與學校做鄰居 進店顧客大多不問年齡

          文身店招攬生意的方式除了社交宣傳和優惠之外,還包括各種金融服務。“愛尚文身”透露,其所在的文身店可以為缺少經濟來源又想盡快擁有文身的顧客提供分期服務。“只需要提供自己的身份信息就可以享受折扣,并分期付款,這種模式挺受歡迎的。”

          而對于送上門的生意,文身店往往不會拒絕,在燈塔刺青門店里,店員對進出店面的顧客并不做身份登記。當談及是否會給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務時,該店負責人表示,無法通過外貌分辨顧客是否屬于未成年人群體。“我們是新開的店,如果每個顧客都要詢問身份,生意就沒法做了。”

          在走訪過程中,記者發現不少文身店往往比較貼近學校。以玄龍文身清吟街店為例,這家店的周圍有杭十中、杭州市旅游職業學校、杭州新世紀外國語學校等學校,其中最近的中學距離這家文身店僅有570米。

          在蕭山區的龍刺堂文身同樣存在類似的情況,以這家店為圓心畫一個圓,就可將蕭山區第一中等職業學校、蕭山第五高級中學、金山初中等學校畫在圓內。在濱江區,一家名為章魚哥的文身工作室離長河高級中學僅一街之隔。

          據天眼查App顯示,截至2020年,全國總計有3.34萬家從事與文身、刺青相關業務的企業,這當中有經營風險的企業數達到2454家,受到相關部門行政處罰的企業有128家,嚴重違法的企業有6家。

          文身危害巨大讓人身心受傷 還將影響今后工作生活

          “未成年人對文身的危害不清楚,一旦這些孩子長大后,往往會對自己的行為追悔莫及。”杭州一家三甲醫院皮膚科主任醫師說。他介紹,現在的文身是通過機器將有墨汁的針頭刺入皮膚,以密集的針孔排列成圖案,但人們無法得知這些墨汁是否會引發過敏反應,也不知道這些針頭是否安全衛生。“皮膚是人體的重要保護組織,文身店的針頭若未經過徹底消毒,將有可能導致皮膚傷口感染,皮膚嬌嫩的未成年人受到此類感染的風險比成人更高。”

          該主任醫師介紹,在門診中會遇到主動前來清除文身的人,但即便是醫療機構也很難將文身徹底清除。“洗文身的過程很長,也很痛苦。一般激光清除文身需要5至10次,每次間隔時間為3個月,如果是紅色墨汁的文身,清除周期還將更長,一些文身的清除費用將達到數萬元。”

          文身所帶來的危害不僅限于此。據《應征公民體格檢查標準》規定,面頸部文身,著軍隊制式體能訓練服其他裸露部位長徑超過3厘米的文身,其他部位長徑超過10厘米的文身,均視為體檢不合格。對身體條件有特殊要求的部分公務員崗位,比如人民警察的錄用體檢中,如果有文身,也視為體檢不合格。

          殊安心理首席咨詢師盧雁玲認為,未成年人的行為具有模仿性,在生活中或影視作品中接觸到文身文化后,有可能產生獵奇心理,因此限制未成年人文身不僅需要社會的幫助,更需要包括學校、家庭在內的多方面配合和引導。

          浙江多地出臺保護措施

          如今,未成年人文身這一社會現象已經引起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就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浙江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賈宇建議規范文身行業及未成年人文身行為。

          在杭州,杭州市西湖區檢察院未成年人檢察部門“西子姐姐”工作室、公益訴訟檢察部門檢察官,聯合文新街道沁雅社區、新金都社區的工作人員在文新街道的兩家文身店進行了倡議宣傳,并向經營者宣講了文身對未成年人可能造成的身心危害和就業的限制,倡議經營者不對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務,確有需要的,應當讓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書面表示同意。

          經營者也表示,愿意先行先試,堅決不對低于16歲的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務,對于已滿16歲不滿18歲的未成年人,會勸導其慎重考慮,如果對方堅持文身,會要求家長陪同或在知情同意書上簽字。當發現無法確定客戶年齡的情況,經營者會要求對方出示身份證明。

          在紹興,嵊州市檢察院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向嵊州市政府辦公室制發了關于未成年人文身問題的檢察建議,建議明確身份審核及告知義務,在文身時必須審核身份、查明年齡,未成年人文身必須有監護人在場并征得書面同意;建立文身法律風險提示制度;加強宣傳、教育力度;明確主管部門、加強監管。目前,當地公安局、教體局法治宣傳覆蓋學校58所2.45萬人;衛健局、市場監管局聯合執法大隊共出動執法150人次,對美容、理發、美甲等247家經營場所開展摸底排查,核實專業文身店5家、美容兼文身店11家,文身從業人員30人,勸停兩家專業文身店、責令停業1家無證文身店。在執法過程中,要求文身店建立臺賬制度、承擔風險告知責任等。

          (記者 朱光函)

          資訊播報
          精彩推送
          ?
          波多野结结衣av无码中文观看
          <object id="1nutp"><rp id="1nutp"></rp></object>
              1. <td id="1nutp"><option id="1nutp"></option></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