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1nutp"><rp id="1nutp"></rp></object>
        1. <td id="1nutp"><option id="1nutp"></option></td>
          ?
          中國微企網
          硬核博士老師“跨界”能力突出 博士教高中也要經風雨才能見彩虹
          發布日期: 2021-07-29 15:31:09 來源: 羊城晚報

          小檔案

          呂金其

          廣東實驗中學高二物理老師

          東京大學工學博士

          韓國科學技術院工學碩士

          東南大學學士熱能與動力工程專業

          拿著全額獎學金,讀下韓國科學技術院碩士、東京大學博士,如此“硬核”的博士老師,教高中物理豈不“手到擒來”?但現實是,他得重學一遍高中物理,一節四十分鐘的課要花四五個小時備課,拜師學藝,搬著小板凳去聽資深老師的課。博士教高中,也要經風雨才能見彩虹。

          求學經歷豐富,“跨界”能力突出

          高考剛結束時,由于廣東實驗中學高中部(以下簡稱省實)地處中風險地區,需繼續封閉幾天。高考后怎么填志愿、選專業、規劃人生?6月11日,呂金其給同學們上了一堂“以夢為馬,不負韶華——展望大學生活”的講座。

          作為省實“后高中時代”的首個講座,學校讓呂金其“打頭炮”當然是有原因的,因為他求學經歷豐富、“跨界”能力突出。

          講座的海報上他這樣“打廣告”:高中畢業十一年來,在墾丁看過日出,在濟州島抓過螃蟹,圣勞倫斯河上吹過風,爬過富士山;競賽拿過國家一等獎;拿著全額獎學金讀碩、讀博;去福島看過核廢墟;跨國戀一談就是五年,把彼此的名字寫進博士論文……讓他來跟學生們說說如何選大學填志愿、大學生活是什么樣的、要不要出國留學、大學要不要談一戀愛等等,當然最合適不過了。

          呂金其是江蘇人,大學本科在東南大學學習熱能與動力工程專業,期間赴中國臺灣交流學習一學期。本科畢業后,去韓國科學技術院攻讀碩士。

          他說,之所以選擇去韓國讀書,一方面是因為韓國科學技術院學術實力雄厚,另一方面“不想花父母的錢出國讀書,申請學校都看有沒有獎學金”。碩士畢業后,他在韓國工作了半年,期間一邊工作一遍申請博士學校,這次拋來橄欖枝的是日本東京大學以及又一份全額獎學金。

          在國外求學也并不是一帆風順,呂金其坦言,一路走來,經歷了酸甜苦辣,但同時他也在人生的“技能包”里放入了很多項技能。

          升學建議被采納,成就感滿滿

          2020年博士即將畢業,呂金其面對職業選擇的“十字路口”。去高校還是去企業?留國外還是回國?最終,綜合考慮行業前景、平臺、家庭等因素,他來到廣東實驗中學,成為一名高中物理老師。

          呂金其說,跟實驗儀器、論文、數據打交道了這么多年,想換一種生活方式。而且,他也很喜歡答疑解惑,與自己中學時代的老師一直保持著亦師亦友的關系。

          在學業、競賽、人生選擇中,能給出中肯的建議并因此可能影響學生一生,讓呂金其有很大的成就感和價值感。

          不久前有一位喜歡日本文化的學生,想放棄高考直接去日本讀大學,前來征求呂金其的意見。呂金其中肯地告訴這名學生,跟日本學生一起參加日本的“高考”,中國學生明顯會處于劣勢,很難考入日本頂尖高校就讀。但是如果在國內讀完大學后再申請日本碩士,面對的競爭會小很多。同時,國內的很多大學都與日本高校有交換生項目,在本科期間可以去日本交流,體驗兩國文化的異同,然后再調整自己人生的方向。學生最終采納了呂金其的建議,決定先在國內讀大學然后再找機會去日本。

          博士教高中,也要經風雨才能見彩虹

          學得好=教得好?這是高學歷人才進入中小學教育領域后常見的爭議。

          對呂金其來說,雖然是博士,但是教高中物理,對他來說并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給大學生上課和給高中生上課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呂金其在東京大學的時候曾經給本科生上過幾門課,“當時基本按自己的理解給學生上課,但給高中生上課,必須要站在學生的角度思考問題,努力把新的知識點與學生的知識樹上已有的概念聯系起來,讓學生更好地理解與接受。”

          考慮到呂金其從日本回來之后需要隔離,沒有時間參加入職培訓,學校特地為他安排了兩位資深物理老師當師傅。白天教課之余他常常拿著小板凳去聽師傅和同事們的課,學習他們的經驗,并時常請師傅來聽自己的課。

          事實上,呂金其給高二學生上的第一節課,被自己形容為“很爛”。“20分鐘就講完了新課,剩下時間就讓學生自習。現在這種情況不會發生了,對自己的要求已經變成了:按時下課盡量不拖堂。”

          呂金其坦言,高中物理的內容需要重新認真學習一遍,“碩士和博士的研究領域是物理學的一個很小的方向;與之相比,高中物理涵蓋的面很廣”。一節四十分鐘的課,他往往會花四五個小時備課。“雖然自己是新老師,但不能因此降低要求,要對得起學校和學生的信任。”

          未來,呂金其計劃在不放松教學的同時,開始接觸學生競賽、學科教研等領域。(作者:蔣雋)

          資訊播報
          精彩推送
          ?
          波多野结结衣av无码中文观看
          <object id="1nutp"><rp id="1nutp"></rp></object>
              1. <td id="1nutp"><option id="1nutp"></option></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