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1nutp"><rp id="1nutp"></rp></object>
        1. <td id="1nutp"><option id="1nutp"></option></td>
          ?
          中國微企網
          溫州一對老夫妻退休后抽空走遍七大洲四大洋 網友直呼“神仙愛情”!
          發布日期: 2021-07-16 15:48:33 來源: 都市快報

          時間會讓你了解愛情,同樣,時間也能夠證明愛情。

          溫州一對老夫妻相守天涯的生活,讓網友直呼“神仙愛情”!

          73歲的陳文杰和老伴葉宏潔,都是溫州人。

          兩人青梅竹馬,退休后,除了在家帶孫子,抽空走遍了七大洲四大洋。

          荒漠中的不夜城拉斯維加斯,北大西洋上的神秘島嶼百慕大……這對夫妻一一打卡,去熱帶亞馬孫河釣過食人魚,還一起踏上地球的南北極。

          把游歷奇聞講給青梅竹馬的她聽 最后成功娶回家當老婆

          陳文杰是溫州市鹿城區人,年輕時就酷愛旅游、攝影。

          問他為什么這么熱愛旅游,他說,他從小的夢想就是:行萬里路。

          而一個人從小的夢想,對人生影響深遠。上初中時,他擔任班級的地理課代表,還給自己起了個別名“川山”,意思是將來要游遍名山大川。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做供銷員,那是上世紀70年代。這個工作需要全國各地跑,正合了我的心愿。每次出差把工作忙完,我就滿城溜達。”陳文杰說,當時,他幾乎跑遍全國,很多城市的地理風情,都能信手拈來,比如北京,哪條胡同有什么特色,哪家店的美食最正宗,如數家珍。

          回到家,他常常把游歷的奇聞講給當時一起長大的葉家兄妹聽,而比他小7歲的葉家小妹葉宏潔,忽閃著大眼睛,聽得很投入。

          也是因此緣故,1978年,陳文杰在30歲那年,與23歲的葉宏潔結了婚?;楹?,他便帶著老婆開始旅游,幾乎走遍了全國。

          “有一次,我倆坐了螺旋槳飛機,一張機票11塊錢,差不多半個月的工資。”年輕時與愛人游歷的情景,他記得很清楚,“當然,除了游歷,還要努力工作,為未來生活打點基礎。”

          陳文杰還曾擔任過溫州市橡膠建筑材料總廠副廠長,因為要參與翻修、補漏等相關工程,他去了不少常人難以踏足的地方,“故宮的地下文物庫、紀念堂屋頂……我都見識過”。

          2008年,他從溫州市一家房地產公司退休。兩年后,老婆也退休了,兩人很快開啟了暢游全球之旅。

          每次出行,兩人都配合默契,陳文杰負責安排行程,訂票訂住宿,老婆準備出行的衣物裝備等,“生活中,我們倆性格也相當互補,她主內,我主外,她沉穩內向,我熱情開朗”。

          挑戰地球南北極 在冰水里游泳驚艷滿船外國人

          陳家的餐廳墻上,掛著陳文杰的一幅攝影作品,叫《多彩的南極》。

          南極素有“極寒”之稱,天氣瞬息萬變,為了拍攝這張“日照金山”照片,他冒著零下30攝氏度嚴寒,凌晨上船頂甲板等待,終于在第三天等到了極地日出。

          這張照片曾入選首屆“魅力極地”紀念我國極地科學考察30周年攝影展,被制成8平方米的巨幅攝影作品,在北京王府井大街展出。

          以下是陳文杰的講述——

          2011年11月21日傍晚,我們搭乘“快馬探險號”科考船,迎著夕陽,從南美洲阿根廷火地島的烏斯懷亞港啟航,穿越600海里的德雷克海峽,這里位于兇險的西風帶中。

          午夜后風浪劇增,剛剛興奮激動的心情一下子被顛簸的巨浪沖得一干二凈,洶涌的浪頭猛烈地擊打著舷窗。雖然事先大家都服了暈船藥,做了些準備,但這一夜幾乎所有的隊員都暈得臥床不起,煎熬中忍受著翻江倒海般的痛苦。

          昏天黑夜中不知時辰,第二天依然是上下顛簸,左右晃蕩,真有度日如年之感。

          餐廳是無法去了,也根本吃不進東西。據說只有十幾個科考隊員坦然如故地就餐,而我們只能是以礦泉水和蘋果充饑,沒有嘔吐算是大吉。

          一個29歲的北京小伙子,身高1.8米,為照顧隊員們,爬行前進,一間間敲門送水送水果送餅干。敬業的樣子,讓人覺得可愛至極。

          經過兩天兩夜的痛苦煎熬,終于戰勝了德雷克海峽,進入平靜的南極半島的群島峽灣。此生初見的巨冰浮山,徐徐向我們漂來……

          此后五天中,“快馬探險號”沿著南極半島一路南行。

          每天分上午、下午兩次登陸,為保護南極生態環境,以防將細菌帶上陸地,每人上橡皮艇之前要經過船上的一池消毒水。

          穿著笨重的長筒靴和肥厚的防水沖鋒衣,加上背著幾十斤的攝影器材,攀登約45度雪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每上前一步,腳都陷入幾十厘米深的積雪,都得付出艱辛的努力。

          當爬到坡頂上,人已是汗流浹背,內外濕透。眺望四周,積雪在碧空藍天下更顯浩瀚無垠。彎腰抓把腳下的雪,那或許就是上千年的冰川,不由得感慨,在大自然面前人類顯得多么渺小。

          令人感到欣喜和安慰的是,一路爬坡上來都會有成群的黑嘴的阿德利企鵝或紅嘴的巴布亞企鵝陪伴同行。那種憨憨的樣子很是可愛,它們很大方,頗有紳士風度,任我們拍攝,也讓我們忘了疲憊,追著它們去拍照。

          在整整19天的南極探險旅程中,有一項挑戰下海游泳的活動項目,由隊員們自愿報名。全團120名隊員,其中外國游客占80%。

          那天海水溫度大概在0℃左右,室外空氣刺骨。

          在船的左舷架設有下水的平臺,兩位船員負責幫泳者系安全帶,水面上一艘橡皮艇中有兩位船員做救護兼攝影,一切準備就緒,共有十幾位隊員報名。

          一般隊員只作秤砣式的下水即上來,挑戰一下自己的勇氣與體魄。而我和老伴,各自來回游了幾十米。

          這引得大家喝彩,幾乎所有的相機都對準我們,仿佛成了明星似的,倒也為中國人爭了臉面。上岸后,我和老伴被獎勵一杯烈性伏特加酒去寒,還有船長與科考隊長簽發的證書。

          第二年,我和老伴又踏上了北極。

          我們乘坐的是當今世界上最大、最先進的超級核子動力破冰船“50年勝利號”,這艘龐然大船具有75000馬力,2.6 萬噸排水量,長160米,寬30米。不考慮給養的情況下,據說續航能力達到8年。

          站在北極點上,上北下南、左西右東的地理常識被否定。我和老伴的前后左右都是朝著南方,也就是說,已經到了北邊盡頭、地球之巔。我倆原地轉一圈,意味著已經“環球一周”。

          和在南極一樣,我和老伴同時躍入北極點的冰海中游泳,再次驚艷了一船的外國游客。

          這些年的旅游經歷,夫妻倆通過舉辦攝影展、開旅游講座,與更多的人分享,還整理出版了游記《川山足跡》一書。兩人曾受中央電視臺邀請參加“中國首屆中老年旅游春晚”,并錄制“夫妻挑戰極地冰泳”的節目。

          雖然外出旅游是個體力活,但兩人樂此不疲。陳文杰從小體質好,中學參加學校體操集訓隊,常年天南海北地出差,早已適應人在旅途的生活,而老伴葉宏潔最愛的運動就是游泳,在50多歲時,作為溫州冬泳隊的女隊員之一,挑戰了橫渡臺灣日月潭。

          (記者 程瀟龍)

          資訊播報
          精彩推送
          ?
          波多野结结衣av无码中文观看
          <object id="1nutp"><rp id="1nutp"></rp></object>
              1. <td id="1nutp"><option id="1nutp"></option></td>